Lvmao_੧ᐛ੭

【糖v/ABO】我真的没有在装B(五)

  “啊啦,珍哥你快看,这不是闵玧其闵先生吗!”郑号锡做惊奇状,捂着嘴说道。

  “哎一古!真的是原本自己先约我们在这里吃晚饭结果放了鸽子让我和号锡只好两个人来吃的闵玧其闵先生!真是巧他妈给巧开门——”金硕珍暂停等待大家反应。

  “巧到家了!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金硕珍心满意足的讲完,擦起玻璃,一时间桌上充满了欢快的氛围。

  闵咕咕先生爽约在先,不占理,此时被调笑了也没法反驳,无奈看着闹作一团的金硕珍和郑号锡。

  金泰亨礼貌性的哼哼笑了两下,也玩心大起:“就是,哎呀闵先生太客气了,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快坐下。”言罢一手接过蛋挞放桌子,拉过闵玧其的手把他拽来坐在自己旁边。

  两只手短暂相触又分开,闵玧其下意识挽留金泰亨的手。反应过来不对劲,他立马转向抓了把裤子,非常自然。

  “放鸽子……是我不对。吃蛋挞吧。”闵玧其打开纸盒,蛋挞还烫着。闵玧其连锡纸壳一起拿起一个,用纸巾包着底部递给金泰亨,还不忘提醒他别烫着,吹一下再吃。正巧可乐来了,他又非常自然的打开易拉罐,用拉环固定好吸管,放在金泰亨面前。

  坐在对面的郑号锡和金硕珍目睹了闵玧其这一串行云流水的操作,对视了一眼。二人眼神犀利,吃蛋挞的同时眉目传情,呸不对,眼神交流起来。

  「我觉得不对劲。玧其哥为了泰亨爽约不说,现在还当起保姆了?」郑号锡抬眉。

  金硕珍压低眉头「这小子哪里这么照顾过人。这蛋挞的店离这里可不算近,看他手上的咖啡,怕是特意绕路买来的。」名侦探硕珍明察秋毫。

  没等他俩交流完,闵玧其先开口问了:“说起来,你们认识他?怎么坐在一桌了。”他指指金泰亨。

  “和硕珍哥是话剧部招新的时候认识的,号锡哥是刚刚认识的!”金泰亨一边吹着蛋挞一边抢答:“没位置了,刚好他们也是两个人,我说我和玧其哥也是两个人,可以一起拼桌。”

  金泰亨咬了一口蛋挞,酥皮部分香脆可口,蛋腥味完全没有,甜度正好。

  “我也吓一跳,原来哥哥们都认识。”还放了两位哥哥的鸽子,不过乖巧的泰亨选择闭口不提。从刚才的对话和氛围也看出来了,估计是玧其哥为了和自己吃饭推了原本的约。

  被特别对待的感觉……不坏。

  “嗯,都是朋友。怕你认生,就和他们说下次再约。”闵玧其也不避讳了,扯了个理由打发过去。

  “玧其也真是的,和这么可爱的学弟吃饭不叫上我们,没有下次了啊。”金硕珍吃完蛋挞,拿纸巾擦了擦手,招呼店员又加了几个菜。

  闵玧其认错态度良好:“好好,这次是我的锅,我请客,权当赔罪。”

  他转念一想,正好金硕珍和郑号锡在场,两个人又都是会来事的,不如提前打个招呼,看能不能帮忙把金泰亨劝来自己家住……也显得自然些。

  啧,我真是个有责任心的好哥哥。

  “去下洗手间,你们先聊。”金泰亨起身,从卡座里出去。闵玧其坐着侧身让开,可空间狭窄,他的后背几乎是紧贴着闵玧其擦过,中途还因为掌握不好平衡差点摔在闵玧其的身上。

  闵玧其一只手搭在腿上,猝不及防感觉到一团软肉包住自己的手背。Q弹的手感一触即离,闵玧其当下大脑就一片空白。

  是,是屁股……好软……

  「!!想什么呢闵玧其!!」小天使砂糖拿着手里的星星魔法棒狠狠给他脑袋来了一下。「那可是你弟弟!摸弟弟的屁屁有什么好心动的!」

  “砰”的一声,小恶魔suga也闪亮登场,不甘示弱的反驳「弟弟的屁屁就不是屁屁吗!而且是他自己撞到玧其手上的!」一边说着还双手捧脸,一副陶醉的样子。「要是能上手揉两下就好了……」

  是啊……是个p!捡起良心的闵玧其回过神来,抬头看到的就是对面两位友人看傻瓜的眼神。

  “哥今天真的不对劲。老实交代,是不是对我们泰亨……”郑号锡的言外之意傻子也明白。

  “什么你们泰亨,我认识那死小子早你们五百年。要说也是我的泰亨……哎西不对,不是要说这个,我对他什么也没有!”

  本来以为会遭到闵玧其义正言辞的反驳,没想到人家重点完全跑偏。郑号锡和金硕珍是真的感觉其中有点什么了。

  闵玧其挥挥手:“说正经的,吃了我的饭就帮我个忙。那个……我想让泰亨住去我家。我租的房子不是还有个小房间空着吗,正好。你们待会帮我下,劝劝他。”

  “你和我们说有什么用,我们又不是他本人。”郑号锡翻了个白眼。“是出什么事了?人家宿舍住的好好的,租金还便宜,何必硬要搬去和你住。”

  “啧啧啧……闵玧其你太不是人了,人家还是未成年呢,你就想着拐去同居了。”金硕珍一副嫌弃的表情。

  闵玧其一秒炸毛:“不是!想哪里去了!我是因为……”

  因为什么?因为他金泰亨是个装B的Omega?我怕他在宿舍住着出事,想让他搬来照看一下顺便潜移默化改变一下他封建刻板的想法?

  涉及金泰亨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闵玧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反,反正就是因为一些很重要原因!不太方便告诉你们。我也不会害他,是想着照顾照顾他的。总之是兄弟就帮我!”闵玧其强硬的一点也不像是让别人帮忙的样子。

  “玧其哥虽然平常嘴上跑火车了点,做事情还是大体有数的。可能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郑号锡说着,和金硕珍对视了一眼。

  “行吧,待会试试先。”金硕珍嘴上答应下来,眼神里还是有些玩味。他是不相信闵玧其有这么好心,非要把人拴在身边照顾。和闵玧其认识这么长时间,他什么性子不要太明白。怎么想也觉得是他动心不自知,又或是死鸭子嘴硬罢了。

  “谢谢,非常感谢……不过不要太明显,我不想让他察觉……”

  正说着,金泰亨回来了。“察觉什么?”

  “啊——呀——察觉今天上菜确实有点慢!哈哈哈呵呵呵嘿嘿嘿!”闵玧其拔高声音,给两个人使眼色。

  郑号锡无奈领会:“呵呵呵呵对对对,来吧泰亨快坐下。”

  闵玧其这次学聪明了,从座位上出去给金泰亨让道,避免可能发生的“危险”。除了良心隐隐作痛外,压下心中揉屁屁欲望的还有今天下午的升旗事件。他可不想再出丑。

  金泰亨坐下,发现其余三个人都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突然背后一阵发凉。

  ——————————————————————

  myg:你没有诱拐过的全新小奶包,是兄弟就来帮我!

  小奶包:瑟瑟发抖

【糖v/ABO】我真的没有在装B(四)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不好笑……吗?”感觉到气氛有点尴尬,金泰亨急忙为自己的脑抽辩解。

  可是真的很奇怪,一路上玧其哥都若有所思的样子,刚刚还……摸我。莫名其妙的悸动令人心慌,金泰亨努力说服自己只是这个哥哥比较贴心。

  贴心哥哥闵玧其伸出手揪起金泰亨的一边脸颊,向外拉扯。

  “对唔起……哥……哥我错了”顾虑到是在图书馆里,金泰亨不敢大声,只能用夹杂着痛苦的微弱气声求饶。

  看不出来,巴掌脸的小孩,脸上肉倒是挺多的。闵玧其一边想,一边探出另一只手,双手共同作业,惩罚这个口无遮拦的弟弟。

  金泰亨只感觉自己的脸像是橡皮糖,被拉得长长,又啪的一下被放开,恶魔的双手像揉面团一样打转着蹂躏自己的脸。

  终于,觉得玩够……啊不,是惩罚够了,闵玧其用一只手掌握住金泰亨的脸,把他脸颊两边的肉聚拢,捏成一个嘟嘟嘴的表情。

  “知道错了吗?”闵玧其神清气爽,刚才尴尬的感觉完全消散,捏金泰亨的脸好像和吸猫有异曲同工之妙,解压且令人心情舒畅。

  被蹂躏的小可怜却不这么想,但迫于哥哥的淫威,又是自己先嘴贱。金泰亨一张小脸皱成一团,苦巴巴的点点头。

  “走吧,看你也不想学习了。去吃饭?”闵玧其满意的放解压玩具一条生路,收拾起东西。“就当庆祝再会,哥请你。想吃什么?”

  金泰亨双手捂着自己被揉红了的脸,嘟囔着说“要吃炸酱面!抚慰我受伤的心。”不满足于受到的粗暴对待,金泰亨作势捂住胸口,眉眼低垂,泪盈于睫,好不可怜。

  “我还要喝可乐嘤嘤嘤……”金泰亨继续发动可怜光波。

  “我还要一拳打爆一个嘤嘤怪呢。”一眼看穿小面包的浮夸演技,闵玧其面不改色的顺手把金泰亨的书也整理好,塞进金泰亨的包里。

  闵玧其把包往肩上一挎,起身就走。“走了,你慢哭。”留下一个冷酷的背影,大步向前走去

  “!!”百试不爽的嘤嘤嘤居然碰壁,金泰亨只得拔腿起身跟上哥哥的步伐,当然走之前还不忘把椅子轻手轻脚放回原位。

  “我搜一下附近……炸酱面……炸酱面……”站在图书馆门口,金泰亨捧着手机查找。“别搜了,带你去珍藏的店吃。”言罢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小跟屁虫马上关了手机屏幕紧紧跟上。

  看着冷清的韩食店的店门,金泰亨发问“所以……四点半来吃饭是不是有点太早了?”说不定还没有开始营业。

  “就是这个点来才好,再晚点就要爆满了。人气旺得很。”闵玧其不以为然,非常轻车熟路的找了个靠窗的四人桌位置坐下,还顺手多拿了一份菜单。

  金泰亨自觉坐到卡座的沙发角落,闵玧其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顺势把挎在肩上的金泰亨的包甩在旁边的椅子上。“喏,想吃什么自己点。”言罢自己也低头看起了菜单。

  说是看菜单,闵玧其的眼珠子一下也没动过。不知道和朋友来吃过多少次了,菜单完全是倒背如流。甚至今天放的鸽子,原本也是约来这家店吃的。放鸽子都不是大事,他现在还在考虑的是怎么引起话头,把金泰亨搞来自己家这回事。自己租的三房两厅,被当做杂物间的小房间收拾一下应该还可以住人……

  闵玧其在心里打着小算盘,把手下的菜单心不在焉的翻了个面。对面的人突然“啊”了一声,站了起来。

  “怎么了?”他好像已经习惯金泰亨风风火火的性子,感觉无论对方回答什么都不会觉得震惊。

  站着的人苦着一张脸开口:“我的包……好像放在图书馆了。”

  当我刚刚什么也没感觉。闵玧其伸手把旁边座位上的包拽起来。“哥帮你拿着的,傻瓜。”敢情这位一路上都没看见自己替他背着包呢。

  看见自己的包,金泰亨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回座位。“哈……太好了太好了,还以为又忘记了。”

  又?闵玧其小小翻了个白眼以示回应。金泰亨后知后觉的尴尬,嚷嚷着辩解:“我也不是老丢三落四的,这次只是意外,意外哈哈哈……”是哥动作太快才让我忘记了的!还有傻瓜是什么!金泰亨不忘在心中吐槽几句。

  为了揭过犯蠢的一页,金泰亨急忙叫服务员点菜。“要一份猪肋排,一份牛肋薄片,一份炸酱面,一罐可乐!可乐要冰的!”他脸不红心不跳的一番暴风点菜,反正有人请客,自己又想吃肉了。

  就当是哥今天奇奇怪怪举动的补偿。

  “要一份冷面,再加一份厚切牛舌吧。”请客的人倒是没有感觉,正值吃的多的年纪呢,又都是男孩。

  服务员手上按着点单器应声:“……再加一份厚切牛舌,好的呢,就是今天食材到店有点晚,可能上菜会慢一点,请二位见谅。”

  “啊……好的,那也请尽快吧。”闵玧其看着答话的金泰亨一脸失落,嘴角都耷拉下来。

  闵玧其好笑的揉了一下金泰亨的脑袋。“这么失望?”

  “刚刚在图书馆就想炸酱面想到死了,再加上走了这么长的路,饿了。”金泰亨两臂伸直趴在桌子上,侧枕着一边的胳膊,脸都压到变形。“好饿好饿好饿……”

  “刚好想喝咖啡了。就在咖啡厅旁边的烘焙坊卖的蛋挞也好吃,给你带几个。”闵玧其抓起手机起身。

  “哇!哥太好啦!玧其哥是天使!”金泰亨夸张的举起手欢呼,用崇拜的目光注视着闵玧其走出店门。

  其实自己并不想喝咖啡,只是怕金泰亨饿坏了。怕麻烦的闵玧其不去细想,咖啡厅在韩食店出门第一个路口左转,烘焙坊还要再往前走两个街区。

  怎么能叫就在旁边呢。

  差不多二十分钟,左手提着买三送一的一盒蛋挞,右手拿着冰美式的闵玧其走回店里。店里的人已经很多了,桌子基本上全部坐满,外面还有人在排队。

  闵玧其有点幸灾乐祸,同时又还有点良心的想自己和金泰亨两个人占了四人位是不是不太好,要不要换去两人的桌……

  提着东西容易不小心撞到人,闵玧其一连说了好几个不好意思才终于走到刚刚窗边的座位。

  哇哦,看起来不用换位了。

  闵玧其凝固在桌前,看着四人位上多出来的,原本约着一起在这家店吃晚饭的,最后被放鸽子的,金硕珍和郑号锡两位友人。

  天不怕地不怕的闵玧其突然有一点点虚。
        
         一点点。

  

【糖v/ABO】我真的没有在装B(三)

  
  闵玧其的脑内风暴暂且不提,放下手机的金泰亨不知怎的一页书都看不下去。

  不只是因为对理论课不感兴趣……金泰亨想。玧其哥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哦,是洗衣液吗?感觉是薰衣草味的。

  金泰亨悄咪咪转头看向右侧的人。和小时候相比,玧其哥变得稍微有些阴郁了。或者说是,成熟?但是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白。

  金泰亨回忆起童年时,孩子王闵玧其一拳打爆一个说他小白脸的炮灰的狗头,打了个寒颤。

  说起来,印象中哥的父亲是Alpha,母亲是Omega,是理论上最容易生出Alpha或者Omega的……看哥的气势,怎么样也应该是Alpha吧。

  金泰亨在心里叹一口气。哪像自己,虽然也是Alpha父亲Omega母亲,理论上的完美父母毕竟是理论上,也是有生出Beta的可能的。性别检查前金泰亨一直信誓旦旦的认为自己肯定是Alpha。

  无关第二性别歧视,当年还在青春期的金泰亨觉得,Alpha好像打架会厉害,信息素还可以互相攻击划地盘,想想都酷。未曾想初中时的性别检查报告早早给金泰亨的中二心浇了一盆冷水。

  Beta也不错,没有易感期发情期的困扰,似乎爱情都更纯粹更摆脱兽欲。可是总觉得借助标记,有断不开的物理羁绊的AO之间的感情也很浪漫。爱情真好。啊,爱情,想谈恋爱。想吃炸酱面,炸酱面,想吃。想和恋人一起吃炸酱面。

  不顾朋友强烈谴责,刚放完朋友鸽子的闵玧其鸽子王转头就看见身旁的人已经枕在书上睡着了。

  大块的云被风移开,午后令人昏昏欲睡的阳光穿过图书馆通透的大面落地玻璃,不要钱似的撒在金泰亨的身上。

  阳光落在他的侧脸上,钻过略长的刘海缝隙打在眼睛上,却又敌不过高挺的鼻梁,被迫割裂出一块三角形阴影。阴影的边缘不似鼻梁一般锋利,柔和的顺势沿着脸的轮廓蔓延到下巴上。

  闵玧其被反射的阳光和直射的美貌闪的眯起了眼睛。不舍得移开目光,便妄图用睫毛阻挡二者的前进路线。

  鬼使神差,他不自觉的伸出手虚掩在金泰亨眼睛上方。他不止怕阳光刺眼吵醒熟睡的人。闵玧其甚至害怕金泰亨被自己的光芒打扰。

  闵玧其看着像眼罩一样印在金泰亨眼前的,自己手的影子,感到一点满足。

  莫名其妙的动作持续了十几分钟,唤回闵玧其神智的是手肘肌肉开始有点酸痛。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闵玧其装作无事发生过,打算默默将手移开。不料手在下移的过程中,不慎撞上熟睡人的鼻息。微热的气流温柔的撞破他伪装的平静自如,闵玧其惊慌的一个手抖,整个手掌覆上了金泰亨的脸。

  理所当然的,金泰亨几乎是在被触碰到的一瞬间就醒了。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几丝阳光。金泰亨用了一秒左右反应过来,阳光是从指缝间漏出来的。手掌的主人是闵玧其。

  闵玧其急忙移开手,瞳孔8.0级地震,震碎了来不及掩饰的慌乱,和一点暧昧的情感。还有许多许多,全部裂成碎片哗啦啦的溢出眼眶。

  “有点晒……嗯。”闵玧其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重新假装平静,转头拿起笔写写画画。

  “哦哦,确实有点。哥的耳朵都热红了。”

  很会察言观色的金泰亨虽然没有理清现状,但看着闵玧其一脸尴尬的不能再尴尬的模样,还是体贴的打了圆场,试图翻过这一篇。哪曾想好心的话反而让闵玧其白皙的脖颈也变得通红了。

  奇怪……为什么看着哥粉色的耳朵尖会觉得这么可爱。刚刚是在帮我挡太阳吗。也太奇怪了。金泰亨翻了一页书,慢慢反应过来,心率持续上升。

  燃气灶打起火花,猛的开到最大。奶锅渐渐开始沸腾,鼓起奶泡,奶香味变得越来越浓。牛奶暴沸,甚至要溢出锅。锅边沾上的细密的奶泡被烤到微微焦黄。

  闵玧其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却措不及防的中了小奶包的信息素炸弹。尬不单行,他很没有骨气的急速升旗了。

  这小子在干什么?!他甚至有点恼羞成怒。是要把全校的Alpha引来打架吗?

  闵玧其紧张的环顾四周,却发现似乎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里有个散发着接近发情求偶浓度的信息素的Omega。

  没理由啊?虽然Alpha和Omega比较少,但是周末满人的图书馆里至少不应该一个都没有。闵玧其脑子乱成一锅浆糊,不管什么原因,当务之急是先怎么样掩盖身下的异常……

  不幸中的万幸是,闵玧其今天穿了能遮住裆部凸起的宽松长款内衬。虽然坐下的时候凸起依旧明显,但是好在站起来走路的时候还能打个掩护。

  闵玧其的薰衣草味火力全开。他抓住外套的后领在后颈处的腺体上狠狠蹭了两下,确保衣服沾上了自己警告的味道。

  闵玧其闻闻自己的外套,确保上面的味道应该足够保护这个呆瓜弟弟。

  刷的站起来,闵玧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脱掉外套,罩住金泰亨的脑袋,一气呵成。

  “去洗手间。”言罢,他几乎是逃一样的快步离开。

  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现代人上个厕所需要玩这一套的?金泰亨伸手拽掉外套,转头发现人已经消失在视野。

  衣服真的香,玧其哥肯定用的薰衣草味的柔顺剂。不明所以的金泰亨把外套叠好,乖乖抱在怀里等待奇怪的哥哥回来。

  不顾旁边人奇怪的眼神,闵玧其气势汹汹的拉开厕所隔间的门,打下马桶盖,一屁股坐了上去。

  冷静一点!你还是毛头小子吗闵玧其!对着弟弟硬了丢不丢脸?那可是你幼驯染的弟弟啊做个人吧!

  闵玧其在心中对自己进行良心的拷问,以此抚平心中的邪念。可适得其反,微妙的背德感反而更加刺激。越是想小兄弟冷静的闵玧其,越是不能冷静下来。

  他开始焦躁的抖腿,让自己放松,同时再次安慰自己:别想那么多,不就是正常生理反应吗,当做是晨勃就好了。谁被那种信息素包围不硬啊。说明我非常健康。对。非常健康。

  抖了一会儿腿,感觉充血消的差不多了,闵玧其走出厕所隔间,接冷水搓了两把脸。抽两张纸巾擦干净水,他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确保从神色上看不出异常。

  好不容易处理好失态,闵玧其暗暗告诉自己稳住,又是假装无事发生过一样走回座位。

  刚刚的脸红心跳被散发女子力的香香外套打乱,金泰亨不自觉散发信息素的行为也终于停止。察觉到了的闵玧其松了口气。

  无视附近人用或隐蔽或坦荡的打量的目光来回扫描自己和金泰亨,闵玧其坐回座位。

  “哥!到底怎么了?好多人在看我们!还有你刚刚是拉肚子吗?”金泰亨小声询问。

  还不是你的信息素乱飘?自己整出来的事自己不知道可还行。不知道其实是自己的信息素引发关注的闵玧其几乎要没脾气。

  无奈,又不能当面点破,闵玧其只能隐晦的提醒。“自己以后长点记性。”记得打抑制剂。

  长什么记性?以后在太阳底下趴着睡觉要戴眼罩吗?短短十分钟金泰亨接连经历三次黑人问号。

  “好,好的……肚子还痛吗?”还挂念着哥哥身体的金泰亨善意的交还外套,伸手去揉闵玧其的肚子,想帮其缓解一下不存在的腹痛。

  别别别别别!别别别添乱祖宗!闵玧其慌乱的挥掉在自己肚子上作妖的手,生怕小兄弟再一个把持不住敬礼。

  手被挥开的金泰亨努力理解闵玧其的行为。突然起身急匆匆的去厕所,情绪变化无常……他试探着发问。

  “哥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闵玧其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语出惊人的金泰亨。

  二人相视无言。

【糖v/ABO】我真的没有在装B(二)

 

  闵玧其得出小天才结论之后陷入震惊,像被雷劈一样冻住,一时间失去思考。

  假哭中的金泰亨也察觉到不对劲,怀中的人怎么没有反应?既没有回抱也不说话,奇了鬼怪了,哥不是想演情景剧……吗?

  “哥,回神!”这哥怎么愣愣的。暂且把人从怀抱中放走,金泰亨开口试图唤醒精神出走的闵玧其。“对了,认亲半天差点都忘记正事了。哥,去图书馆是往哪里走啊?”金泰亨终于想起自己上前搭讪的目的。

  闵玧其无意识的开口回答:“就在前面右转……我也准备去的。”

  “噢噢原来在那里!那一起走,顺便加个kakao好友!”金泰亨掏出手机向前走,闵玧其才终于缓过神来跟上去。

  什么啊……明明是在隐藏第二性别,刚刚却还抱我的话……是在向我求助吗?这个蠢蛋既然要藏就藏好,这个奶味全校Alpha都要跑来了……如果不是遇到我,遇到别人还不就地办了他?

  闵玧其有些吃味的想。和金泰亨交换kakao的同时,闵玧其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和薰衣草味给人的印象不同,闵玧其的信息素隐隐有一丝危险的感觉。他把金泰亨纳入自己身边的安全领域,薰衣草味在两人周围梭巡。

  明明白白的昭示着,这是我的人!

  非常霸道,和《先婚后爱之少将的迷糊小娇妻》中男主的娃娃亲世界首富差不多霸道!

  金泰亨背后一凉,不知怎么的就打了个喷嚏。在闵玧其眼中就变成又一个证明金泰亨隐瞒性别的证据。看看,对信息素这么敏感还装什么Beta。

  三两步走到图书馆门口,闵玧其面露凶色的紧紧贴着金泰亨踏入图书馆大门。图书馆周末还是有不少人在自习。即使是在闵玧其刻意收敛后,为了保护金泰亨而带着警告意味的薰衣草味,还是引得周围埋头学习的学生频频侧目。

  拒绝了无数投怀送抱的少男少女的活佛闵玧其,像个保镖一样跟在校园网风云学弟身侧!学弟比资料照片好看不知道多少倍!闵玧其怒发冲冠为蓝颜!爆炸的信息量让认识闵玧其的人燃起熊熊八卦之心。

  “哥在学校这么有名的吗?大家都盯着你看诶。”顾忌到图书馆不能大声讲话,金泰亨悄悄跟闵玧其咬耳朵。

  压着音量的磁性的声音,气息轻扫过耳朵,加上靠近变得更浓郁的奶味,闵玧其没有出息的红了耳朵。

  是在诱惑我吗?这个小子。闵玧其暗暗想。“别管那么多,那里有座。”他拎起金泰亨的后领,把人安放到空座位上。

  金泰亨老老实实的坐下,打开包,拿出书自习。闵玧其斜眼打量,《平面设计》、《光构型》……是摄影系啊。看着小奶包苦大仇深的盯着面前的书,为了不出声影响其他人,闵玧其拿出手机发信息。

  「怎么,不喜欢摄影专业吗?」

  「没有,我是实践派,理论课真的太难熬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摄影专业就是每天拍拍拍……哭哭。jpg」

  「说起来哥你读什么系?」

  「作曲。」

  「好酷!玧其哥晚上没约吧?或许可以一起吃晚饭吗!好好聊聊・ɜ・」

  「没有约。先看你的书去吧。」

  闵玧其面不改色的撒谎,晚上原本约了的同学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被放鸽子。

  关掉聊天界面,闵玧其打开never搜索:

  如何隐瞒第二性别

  Omega信息素怎么掩藏

  长期注射抑制剂有什么危害

  浏览了十几个回答,闵玧其深吸一口气,隐瞒第二性别危害太大了……而且很危险。金泰亨这脑瓜怎么想的?!别人的眼光能有自己的身体重要吗况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这小子脸长得高级,思想觉悟为什么这么低?

  闵玧其自觉是金泰亨在他乡唯一的依靠,责任感油然而生。孩子长这么大了,是有自尊心的,况且他从小就是个倔脾气,一时间肯定是劝不过来的。身为开明的哥哥,还是得从生活中潜移默化的改变对方的想法。

  默默在心中打好算盘,闵玧其不去细想一向怕麻烦的他为什么突然像老妈子一样,对只不过是多年未见的童年玩伴的弟弟如此在意。

  他现在只是在想,如果要从生活中潜移默化改变的话……

  首先!要!一起生活!

————————————————————

  没有钱:盘算如何圈养奶味小面包。

  小面包:想吃晚饭
        
         我:肝爆攒人品

【糖v/ABO】我真的没有在装B(一)

想写无脑甜饼,试试水先
我好喜欢两个人脑回路搭不上啊

『「这不可能!不……不……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是Omega?!」泪水从尹京仁洋娃娃般精致而苍白的小脸上划过,滴在手上的性别分化报告,绽开一朵小花。

  这该怎么办?尹京仁不敢面对事实,这样该怎样实现自己的梦想?不行……!必须瞒着所有人包括父母了!他不想被逼婚更不想在父母安排下嫁给娃娃亲的世界首富,不想自己的未来被别人掌控,不想成为生育机器……

  只能这样了,从现在开始,我,尹京仁,就是Beta!』

  这什么鬼东西?关掉随手按到的网络小说,金泰亨感觉像是走在路上突然被喂了一口屎味巧克力。

  已经是21世纪了好吗朋友,倡导所有性别平权OK?都什么年代了还Omega被当生育工具,还都装Beta,我们Beta是惹你了还是怎样好好接受自己的第二性别不好吗小哥哥Omega也能从政从商从军打下自己的一片天的!!《先婚后爱之少将的迷糊小娇妻》这个名字也非常令人窒息……

  金泰亨脑内的吐槽已经多到把标点符号挤没。他长叹一口气,这样的文章还有不少人追,现在的小男孩小女孩都喜欢这样的调调?祖国的未来该如何是好!

  装作老成感叹着的金泰亨,实际上也才刚刚成年,作为一名大一新生,走在去图书馆自习的路上。

  本来对校园还不太熟悉,再加上本人不甚在意的母胎路痴,不出所料的迷失在大学校园。

  “我记得就是在这个方向的啊……”金泰亨小声念叨,抓了抓头发,认命似得开始环顾四周尝试找人问路。

  周末的校园人并不是很多,这条路上只有前面不远处缓缓挪动的人。金泰亨小跑着上前,试图拍拍前面这位同学的肩膀。

  未曾想手还没有搭上去,前面的人就像是后脑勺长眼似得猛的一回头,吓得金泰亨弹簧一般缩回手。回头的人留着浅金色的头发,带着黑色毛线帽,过长的刘海随意拨开,发丝挡不住的锐利的眼神直直射出,让金泰亨心中一紧。

  “玧其哥?”金泰亨试探的发问。

  “噢,泰亨儿。”

  得到肯定的回答,金泰亨惊喜的叫出声,在远离故乡的大学遇到失联多年的童年玩伴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

        “晕!玧其哥你怎么也在Y大?搬家之后就怎么也联系不上了,真——的太巧了吧!真的好久不见了玧其哥变得好帅哦哦哦哦哦!但是好像我比较高一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所谓啦真的好巧!”金泰亨连珠炮的发出感叹,兴奋的头发丝都在上下晃动。

  “嗯,嗯嗯,嗯?确实很巧呢,泰亨居然成为我的学弟了。真的是没想到。”没想到个p,老子早就知道了。闵玧其努力压下焦躁逐一回复金泰亨的感叹。

  早在一个月前就听说在新生资料录入的时候,有位名叫金泰亨的同学的资料照片帅到把老师都吓了一跳。这位年轻老师震惊之余还不忘拍照发上校园网,感叹高考统一拍摄的照片都能这么好看真人怕不是天仙。

  无比熟悉的名字和相貌与童年记忆重合,闵玧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费了好多精力去拜托学生处的老师,终于确认了天仙的正体确实是小时候没事就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跟屁虫。

  面前的男人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让闵玧其焦躁的是,他明明白白的记得,资料上写的清清楚楚,他当时还确认了好几眼。金泰亨,性别男,第二性别——Beta。

  长得这么英俊居然不是Alpha,有那么魅惑人心的眉眼居然不是Omega,闵玧其和资料室的老师一时间双双对人生迷茫。

  入学资料不会撒谎,那他分明闻到从金泰亨身上传来的奶香味是怎么回事?刚刚闵玧其未卜先知的转头就是闻到身后过于浓郁的奶味。

  是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闵玧其想。为了确定,他有些突兀的上前一步,把头埋到金泰亨的脖颈。

  奶味超浓!香味源头就是金泰亨后颈的腺体无疑。闵玧其愈发疑惑。

  ?????这哥多年不见变得如此亲切?金泰亨的喋喋不休被闵侦探柯南搜集证据的举动刷的打断,像是按了暂停键,金泰亨整个人僵在原地。四次元小脑瓜疯狂运转,他做出了判断。

  金泰亨抬起双手,紧紧抱住闵玧其,开始玩笑的招牌假哭:“呜呜呜玧其哥我也好想你啊!真的好惨啊我这么多年过得好艰难啊(随口扯谎)今天也是诸事不顺(迷路)……遇到你,在他乡,是我唯一的安慰嘤嘤嘤……”

  !?!?!闵suga天才大脑也疯狂运转。

  已知:金泰亨,资料显示第二性别Beta,全身上下却明显散发着诱人的奶味恨不得昭告全天下我是Omega请来标记我。

  根据今天不小心点到的营销号言情文章来看,一般的Omega分化为了自己的未来(?)是要隐瞒自己的性别假装Beta……

  再加上小蠢蛋嘴里的话:这么多年很艰难=隐藏第二性别;今天诸事不顺=忘打抑制剂导致信息素狂飙……

  ∴综上所述:

       金泰亨!是在!装B!

———————————————————————

泰亨: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信息素抽的,薰衣草味×奶香味,泰亨暂时真的是Beta,最后应该还是A×O吧
没有人想看我就不写……了?(小声逼逼)

南泰/18X
深夜燃烧脑内黄色废料
自己图个乐呵
基本上全是是车 别翻啊